相关文章

江门市开平水口电镀废水污染良田“十五”年

江门市开平水口电镀废水污染良田“十五”年

十五年来村民共积攒下了两纸箱共16瓶的电镀废水样本。村民:电镀厂搬离怎么这么难!环保局:旧牌合法 村民提供的照片表明,4月13日再次漏排废水,已对稻田造成污染 在“手续合法”的保护伞“下,开平市水口镇新风村委会五峰村民惨遭废水祸害。

1993年,恒宝金属制品有限公司在新风村办了个电镀车间,由于当年的环评标准不高,车间通过了审批。 从那时起,电镀废水屡屡排进田地里将庄稼灼焦。每次遭灾后,村民将“罪魁祸首”装瓶留作证据,15年来村民共积攒下了两纸箱共16瓶的电镀废水样本。当地环保部门一直以“手续合法”为由不理会村民搬迁车间的要求。 今年2月,工厂易手,4月3日,名叫司徒志龙的新老板竟然“借壳”要将原有的一个电镀车间扩大成一座“电镀城”!… 废水仿佛“杀它死” 4月17日下午,记者来到恒宝金属制品有限公司,只见电镀车间外的排水沟里积存着绿色的电镀废液。远处,漏排到稻田里的废液将收割后的稻茬浇灼成黑炭。电镀水流过之处,绿色的小草变成黑色。

村民带着记者看厂房外几棵枯萎的大树说:“这几棵大树过去一直生长得好好的,是因为太靠近电镀车间,被排放出来的酸气熏死了。” 村长梁志群说:“10多年来电镀车间已有10多次漏排废水,漏排已造成受污染土地永久性的伤害。因为电镀废水有重金属铬、镍等各种元素,这些元素无法经自然净化从土壤里排出,受污染土地的重金属含量比正常情况超标10多倍。” 梁志群拿出两纸箱整整16瓶漏排到田里的废水样本。他说,这里每一瓶废水样本代表着土地遭受了一次漏排污染。记者见到,每瓶样本上都标有漏排的时间和田亩方位。“我们是从1999年才开始收集排到农田的废水,我们有充足的理由要求电镀车间搬迁,但10多年来环保局只是说车间有批文,从不支持我们的请求。” 村里作物卖不掉 村民梁虾柏说,电镀废气常常让他感觉喉咙干燥,胸口疼痛,恶心呕吐。即使晚上把门窗关得死死的,也会因为刺鼻的酸味让人睡不着觉。梁虾柏说,村民种的大米和蔬菜自己都不敢吃,送到水口市场也卖不出去,因为附近的村民都知道五峰村的农产品受电镀车间的污染。

电镀车间变身“城” 今年2月,电镀厂原老板宣布停产,村民以为长达10多年的污染可以就此结束。哪知司徒志龙接手,村民们还没有来得及去找政府沟通,他已于4月3日开始大规模改建。4月13日,电镀车间重新开工,排出大量废水废气激怒了村民。 村民揭发,新老板借口旧车间改造,用旧电镀车间“牌照”暗地扩大成多个电镀车间,然后将多余的车间租出去。如此一来,一个车间分出多家电镀厂,原工厂的各个车间变成为一座“电镀城”。

村民们派代表跟新老板谈判,但遭到拒绝。无可奈何之下,村民4月14日自发集合到厂门口要求厂方出示新的环评报告及相关环保方面出具的开工依据,但再次遭到拒绝。 各项环保指标合格? 4月17日,开平市环保局监测队一位姓伍的副队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恒宝金属制品有限公司从建厂开始一直都处在他们的监控之下,并已经通过了各项环境测评,也有相关的环评报告,10多年间各项环保指标均合格。不过,新老板接手该厂后,并没有报告并登记备案就开工扩大规模,因此他们并不知晓是否对当地造成了污染。 4月5号他们已经对其下达了限期整改的通知书并要求停工,等候他们最终的批复。但他又说,经检查,该厂周围并没有发现相关的废水废气排放。 对于村民的要求,伍副队长表示,让最终的检测报告来说话。